首页 专题信息

杨汉秀:卓节流芳播海瀛

摘要:“几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的妈妈,因为妈妈离开我时我还不到两月,妈妈牺牲时,我还不到1岁半。而今我要见到她了,却只是她的遗骨了……”1996年,烈士杨汉秀的女儿李继业在文章《我的妈妈杨汉秀烈士》中回忆了她亲自参与母亲遗骸挖掘收殓的经过。

“几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的妈妈,因为妈妈离开我时我还不到两月,妈妈牺牲时,我还不到1岁半。而今我要见到她了,却只是她的遗骨了……”1996年,烈士杨汉秀的女儿李继业在文章《我的妈妈杨汉秀烈士》中回忆了她亲自参与母亲遗骸挖掘收殓的经过。

杨汉秀,1912年8月15日出生于四川广安县,她的父亲杨懋修是四川军阀第二十军军长杨森的胞弟,曾任杨森部师长,家为川东巨富。杨汉秀在杨家几房儿女辈中居长,在广安、渠县一带是有名的杨家“大小姐”。1924年,杨懋修在宜昌大战中身受重伤,弥留之际将女儿托付给哥哥杨森,从此杨汉秀就生活在伯父杨森的身边。但杨森的庄园如同一座禁锢的城堡,杨汉秀在伯父家目睹了军阀地主对劳苦大众的盘剥蹂躏、压榨欺侮,令她十分反感。

1926年7月,正值北伐战争期间,国民革命军势头正盛,从苏联归来的朱德,受中共中央派遣,来到万县杨森总部做统战工作。此时,朱德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党代表、代政治部主任。杨汉秀得以有机会接近朱德,听他讲述人生志向和革命真理,使她铭刻于心。在万县,杨汉秀目睹了英国轮船肇事和英帝国主义制造的“九五”惨案,激起了对帝国主义的强烈愤慨,在聆听了朱德的反帝演讲后随即参加了反帝示威游行。

1934年,杨汉秀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坚决退掉包办婚姻,毅然和家境贫寒的渠县小学教员赵致和结婚,婚后夫妇一同去上海读书。这期间,她接触了许多爱国热血青年,阅读了大量左翼文学作品,同时还苦练剑术,决心效仿革命烈士秋瑾,准备将来为拯救国难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杨汉秀回到渠县,丈夫却不幸病逝,遗下一儿一女,但她并没有被家庭的重负所羁绊,而是一心想到革命圣地延安参加抗日斗争。在家庭教师朱挹清(共产党员)的帮助下,杨汉秀在成都星芒报社做校对工作。在此期间,她对朱挹清表示:“真理在何处,为我所知。无论杨家铁门或四川剑门,岂能锁囚于我?!纵然是爬,也定去延安。”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报纸上得知朱德任八路军总司令,正率领部队在敌后作战,这使得她在逆境中又看到了希望。

1940年春,杨汉秀带着朱挹清的推荐信,开始了北上征程。在冲破重重阻挠后,杨汉秀于1940年冬抵达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七贤庄,见到了阔别14年的朱德。杨汉秀向朱德表示:“我决心要做军阀地主家庭的叛逆者,要坚决彻底改造,连名带姓都改,跟着共产党革命到底,就是无名无姓也决不姓杨。”朱德说:“照你自己说的无名无姓,就叫‘吴铭’吧,不过是口天‘吴’,金字旁的‘铭’。”从此,杨汉秀改名为吴铭,表明了她与杨氏家族彻底决裂、为革命事业默默奉献的决心。不久,杨汉秀由八路军办事处护送到延安,进入延安女子大学第七班学习,后转入鲁迅艺术学院、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杨汉秀曾多次申请入党,却都因出身问题被搁置下来。1942年3月,在朱德和王维舟的关怀下,杨汉秀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6年3月22日,在王维舟引荐下,杨汉秀受到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接见,聆听了党组织派她回四川工作的指示,接受党组织交给的秘密任务:若和平协定得以维持,就做上层统战工作;若形势逆转,就策动反蒋武装斗争。3月25日,杨汉秀随周恩来同机飞抵重庆。国民党军统西安站早就将她奉调四川情况电告重庆,她一下飞机,便被特务监视。为摆脱特务的严密跟踪,杨汉秀回到渠县,以“杨大小姐”身份广泛接触各界人士,开展统战工作。

1947年7月,因中统特务漆旭告密,渠县国民党当局以“延安来人”为由将杨汉秀逮捕。在关押期间,她教育前来探望的儿子说:“妈妈不怕死,你也不要怕!即使我被害了,也会有人照顾你们兄妹,你要坚强些,以后成为一个勇敢、进步的青年,长大了好为妈妈报仇!”随后杨汉秀又被转押至成都,囚于四川省特委监狱。通过中共地下党组织和统战人士多方营救,杨汉秀最后由渠县旅省同乡会会长刘君孝保释回渠。回到渠县后,杨汉秀及时投入龙潭起义(华蓥山大起义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准备工作,将经商筹集的款项用来购置枪支、粮食、棉絮和衣物,通过地下党的联络点转运至地下武装集结点。同时还将家中的135石黄谷、6床被盖及2支手枪交给党组织,竭力支持川东北的武装起义。

1948年9月,因军统特务柳自修告密,杨汉秀第二次被捕,转押至重庆渣滓洞监狱。在狱中,她沉着冷静,严守党的机密,组织难友学唱延安歌曲,为患病难友端茶送水、照料生活。她凭借自己的特殊身份与难友一道开展斗争。

1949年4月,杨森的姨太出面活动,将杨汉秀保释出狱。杨森以“疗养”名义,将她安置在重庆市民医院“监护”。一天,杨汉秀见到了前去“探病”的伯父杨森,她随即转达朱德对他的口信说:“大伯,朱总司令是你老友,他托我向你问候。他说,你们一道反袁护法,又在万县一同打过英舰。凡做好事,人民记得。他盼你切不可像二七年去打武汉政府那样,部队打垮了,最终还落骂名。他还是希望像在万县那样和你相见,共同把中国的事情办好。朋友间就不要对着打了,把枪口掉个头,共同去打欺侮中国的帝国主义!”杨森大怒:“人都老了,还去改姓?”气得拂袖而去。

后来,杨森的二十军在解放军发起的渡江战役中全军覆没,又将重庆保警队改建为二十军79师,委任其二儿子杨汉烈为师长回广安招兵。杨汉秀冒着生命危险悄悄回到广安,做杨汉烈的思想工作(杨汉烈后来在金堂县率部起义投诚),并寻找安顿了中共川东临委书记王璞流落在外的女儿。

1949年,震惊中外的“九二”大火灾给山城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惨重的损失,激起了强烈的民愤。惨案发生后,杨汉秀奔走于街巷,揭露国民党蓄意制造纵火事端嫁祸于共产党的阴谋,并严词表明,这是国民党有意纵火,是希特勒“国会纵火案”在山城的重演,是杨森军阀成性、在溃退前对重庆市的大破坏、大暴行!杨森恼羞成怒,遂于9月17日深夜下令将杨汉秀在飞来寺秘密逮捕,并连夜突击审讯,企图将纵火的罪名栽脏于她。杨汉秀自知必遭杀身之祸,却无所惧怕,对所加罪名据理驳斥。次日上午,重庆市刑警处长张明选见毫无收获,遂派人将杨汉秀拖进一辆小轿车里,后排的两个男人拿出一根绳子套在她的脖子上,然后将其勒死,并驱车将遗体抬到重庆西郊的歌乐山金刚坡的破碉堡中掩埋。杨汉秀就这样被反动派秘密杀害,时年37岁。

重庆解放后,有关方面一直在搜集杨汉秀烈士的光辉事迹,并寻找其遗骸。1975年夏,杨汉秀的遗体被发现和挖掘出来。

作为女儿的李继业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几十年来任凭山水冲刷,妈妈的遗骨已经剩下不多了。我们只有按照当地老农指点的位置,用手在泥土里小心地扒着、找着,经过仔细辨认,才找到一些碎骨头。我轻轻地拿着妈妈的每一块骨头,小心地放在我手里拿着的纸口袋里。我把口袋放在我的胸前,感到妈妈和我贴得是那样的近,仿佛就站在我的面前......”

1980年11月25日,重庆市民政局和重庆“美蒋罪行展览馆”隆重举行了“杨汉秀烈士遗骨安葬仪式”,并将烈士遗骨迁葬于重庆“一一·二七”烈士陵园。

一位学者赋诗赞叹杨汉秀的革命壮举:

啼罢杜鹃花总艳,飞劳精卫海犹横。

归来遭遇鸱枭辈,卓节流芳播海瀛。

杨汉秀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舍弃了安逸的生活,牺牲了自己的一切,直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事迹可歌可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忠于党、忠于人民、无私奉献,是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今天,我们要学习杨汉秀同志无私奉献的精神,时刻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贡献全部力量。

责任编辑:雷鹏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