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信息

张露萍:七月里的石榴花

摘要:1939年11月,秋天的山城,夕阳微风,略带寒意。车流人流交织涌动的重庆两路口汽车站,商贩叫卖,人声嘈杂。

1939年11月,秋天的山城,夕阳微风,略带寒意。车流人流交织涌动的重庆两路口汽车站,商贩叫卖,人声嘈杂。一辆满载乘客的汽车驶进车站。刚刚停稳,稽查处的特务便上前盘查旅客。一位衣着时髦的女郎,气度不凡,款款下车,看也不看特务一眼,态度十分傲慢。几个小特务被她的气场震慑,呆呆接过证件,慌乱中也没看清,就赶紧让路,还没回过神来,那位小姐已出站去了。

她,就是延安派来的共产党员张露萍。

此行重庆,年仅18岁的她身负重要使命——打入特务组织心脏,建立“军统电台特支”!张露萍走在陪都大街上,映入眼帘的是大轰炸后军警横行,满目疮痍的城市。确定身后没有“尾巴”后,她突然加快脚步,顺势拐进了曾家岩50号周公馆。

张露萍,原名余家英,父亲余安民是国民党川军中将师长。中学时她常去同班好友车崇英家玩,车崇英的爸爸正是中共川西特委负责人车耀先。张露萍自幼天资聪颖,好学上进,车耀先逐渐发现了这棵可爱的幼苗。1937年6月,在车耀先的思想启蒙和教育引导下,张露萍渐渐理解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历史使命,树立了弃笔从戎、投身革命的坚定信念,她积极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救国运动组织,在川西地下党领导下,为宣传抗日救亡四处奔走,大声疾呼。经过如火如荼的抗日宣传活动的锤炼,张露萍献身民族解放事业的信念日益坚定,她向往着延安,憧憬着光明的未来。同年12月初,在车耀先安排下,张露萍离开成都,踏上了奔赴革命圣地的征途。

1938年2月3日下午,伴着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号角,一辆客车停在学校门口,这是一辆满载抗日救国热血青年的客车,张露萍就在其中。

从这一天起,张露萍的生命历程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宝塔山下,延河岸边。从陕北公学到抗大,从中组部干训班到延安文联、再到中央军委通讯学校,沸腾的革命生活让她兴奋不已,呼吸着自由清新的空气,她像出笼的小鸟,开始了朝气蓬勃的新生活。1938年10月,张露萍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激动地向党组织表示:“要为人类的理想、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1939年4月开始,抗日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中央军委决定加强对国民党军队的统战工作,张露萍特殊的家庭关系受到军委重视。1939年秋,新婚燕尔的她接受中央委派,肩负做好父亲余安民统战工作的重任,踏上了充满荆棘的征途。此时的她已从那个充满好奇心的爱国青年,成长为身负重任奔赴战场的革命战士!

在回成都做好父亲统战工作后,按照组织安排,张露萍赶到重庆,走进了“周公馆”。随着对严峻斗争环境的熟悉,渐渐地,少年老成的张露萍变得更加成熟和稳重。经慎重考虑,时任中央南方局军事组负责人的叶剑英,决定让她以军统电讯人员张蔚林妹妹的身份,获取重要情报、相机发展组织。南方局军事组曾希圣、雷英夫找她谈话,给她分析形势交代任务,特别讲明了任务的重要性和危险性:“为加强和国民党投降派的斗争,我们已在国民党军统电讯处发展了2名共产党员(张蔚林和报务主任冯传庆),目前急需建立秘密联络点,由一个绝对可靠的联络员负责,组织上认为你比较合适。”张露萍听后,抬头坚定地说:“我完全同意组织的安排,愿意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接受党的考验,感谢党对我的信任!”

当天下午,叶剑英召集曾希圣、雷英夫、张露萍研究工作方案。叶剑英提出,张露萍不应只担任联络员,还应结合现有条件,在军统电讯总台内部发展特别支部,担任支部书记。同时,决定“军统电台特支”由南方局军事组直接领导,张露萍与雷英夫单线联系。叶剑英鼓励道:“我们是在特务组织心脏里开展斗争,将面临各种困难,经受各种考验,一定要建成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去夺取这场斗争的胜利。”

1939年11月底,张露萍和张蔚林以兄妹关系租住了重庆牛角沱嘉陵江边的小屋,作为“军统电台特支”与周公馆的秘密联络点。坐落于两路口浮图关下遗爱祠的军统电讯总台,是由美国援建的国民党现代化特务电讯中心,每天从这里发出的情报电讯密码和信号,指挥着国民党军统在海内外的数百个秘密情报组织、数十万秘密特工。作为“特支书记”的张露萍带领战友们,如同一柄锋利出鞘的宝剑直插国民党特工总部的心脏,成功获取了军统电讯总台电报密码、电台呼号、波长图表和军统内部组织概况及其全国各地秘密电台分布情况……源源不断的情报被送到南方局军事组。在极其险恶艰苦的环境下,支部成员逐步壮大到7人。张露萍领导的“特支七人组”像安装在军统心脏的X光透视机,时刻监视着军统的一举一动,日夜传递着秘密情报,为粉碎国民党第一次反共高潮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939年12月的一天晚上,张蔚林急切找到张露萍:“今天杨光奉命向胡宗南部发了一份密电,内容是通知军统特工小组潜入延安的具体日期地点,要胡宗南派人护送通过防区,携美制电台潜入陕甘宁边区搜取情报。”张露萍当即将这份情报送到南方局,经中央周密部署应对,军统特务刚跨入边区,就被我军民抓获,美制电台自然也成了战利品。1940年1月下旬,特支成员赵力耕又成功截获军统局发出的搜捕昆明地下党部分领导成员名单,由张露萍上报后,周公馆立即通知昆明市委组织安全撤离。同年4月,设在天官府街14号的中共地下联络站被特务发觉,企图“放长线钓大鱼”,在地下党开会当晚实施抓捕。情报来得较晚,时间紧急,为了掩护同志们迅速转移,张露萍临危不惧,乘着夜色毅然只身前往天官府街,巧妙传递了一张“有险情,速转移”的字条,便匆匆离去。军统特务的图谋再次落空!

“为什么秘密行动总是走漏风声?而中共的准备又那么充分?难道军统有内鬼?”戴笠的猜想没有错,张露萍领导的“特支七人组”早已据守军统电讯总台机房、报务、译码室,消息怎么会有不走漏的道理。一个个严重的泄密事件,令戴笠勃然大怒,下令严加追查。张露萍立即向上级汇报,通知战友停止一切行动,进入集体“静默”。

1940年春节刚过,回成都省亲的张露萍突接张蔚林电报“兄病重望妹速返渝。”对此,张露萍确实有过一丝怀疑,但战友的安全一时遮蔽了惯有的稳重和冷静,她用暗语向周公馆寄信报告,随即动身回渝。然而,这份电报并非张蔚林所发,而是戴笠的圈套。

破绽发生在张蔚林上班时,因操作不慎烧坏了一个发报机真空管,当时电子元件管理极严,他因此被军统稽查处禁闭。怎么办?难道身份暴露了?情急之下,缺乏斗争经验的张蔚林趁敌人防范不严,从禁闭室逃出,径直到八路军办事处向南方局军事组作了汇报。组织认为,这是日常工作过失,应立即返回。但张蔚林逃离禁闭的行为,立刻引起戴笠的警觉,他当即下令搜查张蔚林宿舍,并搜出军统局各地电台配置和密码的记录本、张露萍的暗语信、军统局职员名册及七人小组的名单等。张蔚林随即被捕。叶剑英接到消息,急电张露萍就地隐蔽,勿回重庆。可惜,这个电报晚到了一个时辰!戴笠借张蔚林的名义实施诱捕,随后张露萍、冯传庆、杨光、陈国柱、王席珍、赵力耕等军统“特支七人小组”成员全部不幸被捕。

一时国民党内部万分震惊,他们万万没想到共产党已深入军统中枢。戴笠恼羞成怒,故意释放张露萍,暗中跟踪,伺机欲对周公馆进行大搜捕。1940年2月底的一天,重庆上空乌云密布,周公馆内气氛凝重。南方局军事组正在开会研究张露萍等人被捕的影响与对策。忽然接报,发现巷子口张露萍正朝周公馆后门走来,后面不远处尾随着很多特务。叶剑英当即命令严密监视、坚决制止特务们闯进来!雷英夫第一个冲到后门口,他看到特务们跟着张露萍走近了,机智的张露萍虽然步履维艰,但早已识破敌人阴谋,她坚定而自然地双眼直视前方,从容不迫从曾家岩50号前经过,昂首而行!那一刻,也许只要眼睛往大门望一眼,特务们就会蜂拥而至对周公馆进行大扫荡。此时的张露萍头脑清醒,意志坚定!雷英夫、曾希圣站在大门口,多想跨出门去把自己的同志抢回来!但他们万万不能!现场如有一点冲动和蛛丝马迹,就会给周公馆带来不可估量的严重后果!

一步一个脚印,张露萍终于走了过去,她没有向周公馆望一眼!特务们的阴谋诡计,被张露萍的镇定彻底击碎!戴笠恼羞成怒,亲自提审张露萍,用尽各种酷刑,皆一无所获。在狱中,她还鼓励战友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1945年7月,张露萍等7人被敌人押赴刑场。在路上,张露萍带领战友们高唱《国际歌》,悲壮激越的歌声表达了视死如归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刑场上,张露萍和战友们用尽最后力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1945年7月14日,党的好女儿张露萍同志壮烈牺牲,年仅24岁。

7月,是石榴花盛开的季节。张露萍曾以“晓露”为笔名,在息烽监狱党支部《复活周刊》发表诗歌《七月里的石榴花》,诗中写道:七月里山城的石榴花,依旧灿烂地红满枝头。它像战士的鲜血,又似少女的朱唇......石榴花开的季节,先烈们曾洒出了他们满腔的热血......我们要准备着更大的牺牲,去争取前途的光明!

张露萍同志用热血染红了七月的石榴花,其革命精神、革命斗志令人感动和敬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党同志要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今天,我们学习张露萍同志,就要学习她时刻保持旺盛的革命精神、昂扬的革命斗志,危难之中挺身而出,困苦之中坚守信念,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雷鹏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