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信息

江竹筠:碧血丹心铸丰碑

摘要:她是一个女人,也有柔肠欢苦,但不被“小我”的欢苦磨去人生的锐气;她是一个妻子,也有亲宠依恋,但与丈夫更是情意相投的生命共体;她是一个母亲,也有骨肉慈爱,但她用精神的力量来激励后代人生。

她是一个女人,也有柔肠欢苦,但不被“小我”的欢苦磨去人生的锐气;她是一个妻子,也有亲宠依恋,但与丈夫更是情意相投的生命共体;她是一个母亲,也有骨肉慈爱,但她用精神的力量来激励后代人生。是的,这就是我今天要向大家讲述的几代中国人共同颂扬的革命女英烈——江姐,其本名叫江竹筠,四川自贡人。

1943年的重庆是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地带,共产党人的地下工作充满了危险,形势相当严峻。组织上出于安全考虑,决定派重庆地下党新市区区委委员江竹筠假扮重庆市委委员彭咏梧的妻子,并协助他工作。

要长期与一位异性共同生活、朝夕相处,对于一位23岁的未婚女青年来说是一件多少有些尴尬的事情。想到世俗的眼光、旁人的议论,江竹筠开始有些犹豫。但年轻的江竹筠毕竟不是一般的妇女,她理智、果敢、坚毅,她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革命。于是她又像往常一样,坚决地服从了党组织的安排。从此,江竹筠和彭咏梧逐渐成为了最亲密的同事和战友。彭咏梧工作经验丰富,处事沉稳,江竹筠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向他学习;同时江竹筠在生活上又给予老彭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在共同生活、共同战斗、共同历险的经历中,相互关怀、相互敬重,渐渐的产生了深厚感情。

1945年,组织上安排他们正式结婚。婚后,两人感情甚笃,次年4月,江竹筠和彭咏梧有了他们的儿子——彭云,本以为这三口之家可以在险象丛生的革命斗争中完整健康地存续下去,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1948年1月16日,彭咏梧在下川东武装起义中,率部与敌人遭遇,壮烈牺牲,头颅被敌人砍下悬挂在城楼上示众。当江竹筠得知老彭身首异处,牺牲得极为惨烈,她顿时感到眼前一黑,泪水夺眶而出,一种巨大的悲痛涌上她的胸口,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挚爱的丈夫、亲密的战友、敬重的良师——就这样突然离去,从此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

为了不让战友们过多地担心,江竹筠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坚强地继续工作和生活。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牙牙学语的孩子,她的脑海里便会不自觉地闪现出老彭的音容笑貌,一种无可名状的悲愤又会溢满她的全身。有时,在恍惚间,她甚至会感觉到老彭并没有死,只是出了远门,有一天他还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和自己一起战斗,一起生活,一起陪孩子说说笑笑……

江竹筠就这样深深地怀念着自己的爱人,在给亲友的书信中她写到:

“……由于生活不定,心绪也就不安,脑海里常常苦恼着一些不必要的幻想。他是越来越不能忘了……”

“……四哥,对他不能有任何的幻想了,在他身边的人告诉我,他的确已经死了,而且很惨。‘他该活着吧?’这唯一的希望也给我毁了,还有什么想的呢?他是完了,绝望了。这惨痛的袭击你们是无法领略得到的。家里死过很多人,甚至我亲爱的母亲,可是都没有今天这样叫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组织上考虑到江竹筠经受了巨大打击,再三要求她留在重庆工作,照顾儿子彭云,但她拒绝了。她坚持要奔赴下川东地区,虽知道此行凶多吉少、危难重重,但她仍然义无反顾。她考虑到自己对下川东地区的工作很熟悉,不愿让其他同志以身犯险;同时,那里也是老彭战斗、牺牲的地方,她想要陪在爱人身边,不愿离开。她相信:老彭若泉下有知,定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高兴的。

江竹筠压抑着对儿子的挂念和不舍,将年幼的彭云托付给亲戚,重新投入革命工作。后来,在她被捕前后写给亲友的信中,表达了对儿子彭云深深的爱和歉意:

“……现在我非常担心云儿,他将是我唯一的孩子,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我想念他,但是我又不能把他带在我身边……你最近去看过他吧,他还好吧……”

1948年6月14日,由于叛徒的出卖,江竹筠不幸在万县被捕,与万县县委副书记李青林等一起由万县转押至重庆渣滓洞看守所。

几天后,敌特开始对新入狱的要犯进行残酷的突击刑讯和“疲劳轰炸”。下川东地下党工委书记涂孝文叛变后,虽然出卖了一些地、县领导人,但对暴动地区的组织领导和乡村基层组织却佯装不知,把责任完全推卸到已经牺牲的彭咏梧身上。特务头子徐远举得知江竹筠是彭咏梧的妻子和助手,而李青林是负责万县基层组织的副书记后,命令二处侦防课长陆坚如和司法股股长张界严加审讯,妄图从她俩身上打开暴动地区和万县基层党组织的缺口。

当时,由于重庆地下党工委书记刘国定、副书记冉益智等相继叛变,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革命者被捕入狱。狱中的气氛显得异常沉重。一些身体强壮的男人在酷刑面前叛变了,那……两个柔弱的女人,又会怎么样呢?难友们观望着,担心着。

最先受刑讯的是李青林,但敌人在她身上一无所获。

紧接着,特务便提审江竹筠。张界一开始时煞有介事地接连提了十多个问题,而江竹筠却是一问三不知,甚至连彭咏梧都说不认得,后来就干脆什么都不回答。

碰了一鼻子灰的张界,命令特务对江竹筠使用酷刑。夹竹筷子,坐老虎凳,江竹筠多次痛得昏死过去,又被凉水浇醒。特务反复多次用刑,但得到的却是江竹筠的厉声斥骂:“你们这帮狗东西!整断我的手,杀我的头,要命就这一条,要组织,没有!”

经过严刑逼供,江竹筠已被折磨得变了人形,但敌人却没能从她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口供,只得无奈地收场。

江竹筠的坚贞不屈,感动了狱中难友,他们自发地秘密展开了慰问活动,并亲切地称之为“江姐”。慰问品有小小的罐头、几滴鱼肝油乃至半个烧饼,更多的则是难友们用竹签子蘸着红药水或自制炭黑写在黄色草纸上的诗和慰问信。

难友何雪松写道:你是丹娘的化身,你是苏菲娅的精灵,不,你就是你,你是中华儿女革命的典型。

楼二室的全体难友写道:多次的严刑拷问,并没能使你屈服。我们深深地知道,一切毒刑对那些懦夫和软弱的人,才会有效;对于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它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当我们被提出审讯的时候,当我们咀嚼着两餐霉米饭的时候,当我们子夜被竹梆声惊醒过来,听着歌乐山上狂风呼啸的时候,我们想起了你,亲爱的江姐!我们向你保证,在敌人面前,不软弱,不动摇,决不投降,像你一样勇敢、坚强……

江竹筠的坚贞不屈和英勇斗争,扫却了因为组织遭到大破坏而给监狱注入的沉闷气氛,更激励了整个渣滓洞监狱的难友,使全体难友更加坚定了革命意志,凝聚力也空前增强,在狱中形成了一个互相勉励互相支持的战斗集体,江竹筠也成为这个战斗集体的领导核心之一。为鼓舞狱中战友的斗志,她提出“坚持学习、锻炼身体、迎接解放”的口号。

作为一名革命者,江竹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作为母亲,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儿子彭云。

1949年8月,经过营救,同狱的曾紫霞获释。出狱的头天晚上,江竹筠和难友们对小曾出狱后要注意的事项进行了详细的交待。最后,曾紫霞问她:“江姐,你自己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让我办?”

江竹筠想了许久才说:“你给我带一封信,给我的亲戚谭竹安。”

她凝神地望着,目光似乎洞穿了牢房的墙壁,投向很远很远的地方,近乎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这封信也算是我的遗书吧!”她取出一支竹签子,削成了笔。曾紫霞烧了一小团棉花,在灰上加了点水,调成墨汁。江竹筠握笔想了想,蘸蘸墨汁,俯身疾书:

“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自入狱日起(去年六月被捕),我就下了坐两年牢的决心,现在时局变化,年底有出牢的可能。我们在牢里也不白坐,我们一直是不断地在学习。希望我俩见面时你更有惊人的进步。话又得说回来,我们到底还是虎口里的人,生死未定。假如不幸的话,云儿就送你了,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孩子们决不要娇养,粗服淡饭足矣。”

“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这就是一位钢铁般坚强的女性,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给她的孩子留下的全部的财富。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深情地讲述了江姐的故事。他回忆道,读《红岩》是40多年前的事了,至今还记得江姐的难友们赞颂她的话:“你,暴风雨中的海燕,迎接着黎明前的黑暗。飞翔吧!战斗吧!永远朝着东方,永远朝着党!”总书记明确指出,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坚如磐石的理想信念,江姐的事迹充分体现了她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

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赋予了共产党人钢铁般的意志,这种意志不屈服于任何外来压力,也必将激励新时代共产党人劈波斩浪,奋勇前行。

许建业:为天下母亲尽孝

“我们有四十八套刑罚,你不说,就让你一套一套地用,你受得了吗?”

“管你四十八套还是八十四套,怕了我就不算是共产党员!”

1948年4月,许建业因叛徒任达哉出卖而被捕。为了从他口里得到有用的情报,敌人先诱以高官厚禄,却被许建业坚定地拒绝。于是,特务头子徐远举便对他实施威胁,而许建业仍然报以极为硬气的回应。是什么让许建业面对敌人的高官厚禄不为所动,面对敌人的酷刑“伺候”而顽强不屈呢?这还得从许建业的家庭背景和他的个人志向说起。

许建业,是小说《红岩》中许云峰的人物原型之一,他幼年丧父,由母亲把他和妹妹抚养长大成人。在旧社会,一个女人要独撑门户,其艰辛程度于今天的人来说是很难想象和理解的。母亲为了让许建业能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自己拼命劳作,省吃俭用,受尽千辛万苦而送许建业去读书。母亲所付出的一切,许建业看在眼里,记在心头。他从小就很听母亲的话,学习刻苦认真,参加工作后,仍不忘母亲的教导,很好地继承了母亲朴素节俭的生活作风,想方设法奉养母亲,还供妹妹读书。此外,许建业还常常挤出时间回家帮助母亲做事。

虽然许建业从小和母亲、妹妹相依为命,感情十分深厚,但是,当党组织需要他离开家到新的环境、新的工作岗位时,他却义无反顾。虽然挂念母亲,不舍妹妹,但是他革命的脚步并没有退却,毅然远走他乡。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了千万个母亲能老有所养,终有所归,我必须暂时离开自己的母亲,到党需要的地方去战斗。”他的妹妹许兰芝几次来重庆看望他,许建业总是挤出时间,尽力陪伴妹妹,为妹妹买布做新衣服,还设法筹钱为妹妹治病。

许建业虽然深明忠孝难以两全、大忠即大孝的大义,但仍然为自己不能在家尽孝亲身奉养母亲深怀愧疚。每次妹妹离开重庆时,他都要再三叮嘱:“我们的父亲去世得早,母亲为了全身心地抚养我们,并没有改嫁,她真是受尽了苦。现在身体又多病,且年岁已高,望你能理解哥哥,代我多照顾她,把作子女的责任担负起来。”许建业在给母亲的信中写道:“您老人家不要担心我,儿在外面生活得很好,工作得很有意义,儿会给您争气的。”

就是这样一位孝敬母亲、关心妹妹、忠诚于党、敢于担当的好儿子、好兄长、好党员,却被叛徒出卖而关进了敌人的监狱。不过,敌人的利诱威逼并未奏效,反而在许建业这里碰了一鼻子灰。

但特务头子徐远举也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决定对许建业刑讯逼供,妄图用皮鞭、棍棒来撬开许建业的嘴,达到破坏地下党组织的目的。

当天晚上,许建业被国民党特务绑进刑讯室,国民党重庆行辕二处情报课长陆坚如主持审讯。刚开始,陆坚如装出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说:“杨先生(许建业曾化名杨绍武、杨清),徐处长给你讲得很多了,有的问题你们的人都说了,何必还要隐瞒呢。希望你将你的上下级组织交出来,这样对你来说是很有好处的。”

“既然叛徒都给你们讲了,还来问我干什么!”许建业以鄙视愤恨的口吻回应道。

陆坚如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用威胁性的口气说道:“你不要嘴硬,现在你已失去了自由,只有交出组织和同党才能重新获得自由,那才是唯一的出路”。

许建业斩钉截铁地说:“少啰嗦,我没有什么可讲的!”

陆坚如见许建业态度如此强硬,就进一步威逼说:“到了我这里,就不由你不讲,放明白点,好汉不吃眼前亏。”

“你的意思不外乎要动刑,就是杀头我也没什么可讲”。许建业继续刚毅地予以回击。

此时,陆坚如更加凶相毕露,猛击桌子吼叫道:“给我吊起来!”话音刚落,几个刽子手立即将许建业捆绑起来,反吊在屋中大梁上。只见许建业头上汗珠直冒,但他咬紧牙关,忍住剧痛,不叫不哼。几个特务手执皮鞭、棍棒,边抽打边盘问:“说不说?”许建业仍以“无声”对抗,刽子手们声嘶力竭地狂吠一阵之后,无可奈何,只好将许建业放下。这时,许建业的手脚已严重损伤,痛得昏迷过去。就这样,许建业坚强地战胜了特务的第一次酷刑。

灭绝人性的国民党特务,没有给许建业喘息的机会,待用冷水将他泼醒后,又向许建业的鼻孔猛烈冲灌带刺激性的水。这种水呛入气管,万分难受,但许建业一声不响,仍然以极大的毅力战胜了特务的第二次酷刑。

特务两次刑讯失败后,对许建业使用了更为凶残的酷刑,他们将许建业绑在“老虎凳”上。这是一种既原始又残暴的刑具,它可以使人脚骨折断,瘫痪至残。当垫到第三块砖时,许建业的膝盖骨吱吱作响,痛得昏迷过去。特务用凉水将其泼醒后,又加砖头,许建业再次昏迷。几次反复,许建业仍未吐出一字半语。

经过三次酷刑,特务仍一无所获,只好灰溜溜地收场,结束了他们的酷刑审讯。

面对国民党特务的酷刑,许建业受折磨几近于死,但始终坚贞不屈。1948年7月22日,许建业被徐远举“借人头”(借杀害许建业从而恐吓其他革命志士)公开枪杀于大坪刑场。狱中难友许晓轩写诗称赞道,“噩耗传来入禁宫,悲伤切齿众心同。文山大节垂青史,叶挺孤忠有古风。十次苦刑犹骂贼,从容就义气如虹。临危慷慨高歌日,争睹英雄万巷空”。许建业用鲜血和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为天下母亲尽孝,成为全中国的母亲最可爱的儿子!他在临刑前的从容气度,连敌人也不得不佩服。特务头子徐远举也曾回忆说:“我有个朋友告诉我说:‘你们行辕昨天在杀共产党是吗?我在路上看见一汽车的兵押解着两个人去杀,他们沿途高呼共产党万岁,真英武啊!’他的话使我感到黯然和怅惘。”

1949年7月21日,当许建业牺牲周年祭日来临之际,有“黑牢诗人”称号的蔡梦慰烈士,在狱中写下一首名为《祭》的诗篇,纪念这位为天下母亲奉献赤子之情、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献出生命的伟大先烈:

安息吧,烈士,请接受这最高的敬礼!当你们的面前只有两条路,你们毫无躇踌,从容的走上刑场,像去赴一个神圣的约会。在断头台上,你们先宣判了敌人的命运,用震撼地球的声音向全世界播告:——中国革命胜利!——中国人民能够胜利!一年了呵,胜利的花朵,在战士们的血泊中蓬勃开放!你们被害的去年今日,大半个中国还在罪恶的统治下;今年今日呀,人民的军队已经渡过大江,扫荡着敌人的败兵残将;不会等到明年的今天,解放的红旗呀,将飘扬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飘扬在你们的墓头,飘扬在这黑牢的门口!无数代享受幸福的人民,将从不朽的烈士碑上,读出那代表光荣与庄严的名字:——中国共产党党员许建业。

许建业烈士用鲜血和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为天下母亲尽孝,成为全中国的母亲最可爱的儿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为人子女,赡养父母,是尽人子之孝;立身行道有益于社会,使父母因此而自豪荣耀,是为大孝;心系天下,为国为民尽忠职守,是为至孝,是孝的升华。许建业为了千万个母亲老有所养而远离自己的母亲,到党需要的地方舍身战斗,壮烈地诠释了什么是伟大无私的至孝!这种至孝,实质上就是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忠诚,在今天,这理应成为我们每一位共产党员的不懈追求。  

责任编辑:雷鹏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